您现在的位置: » 内容

【职工散文】慢慢长大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5-27

 

编者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过程,作为医生,职业注定他们会有和别人不一样的成长经历。小顾的这篇散文真实而又生动地向读者展示了一位医务人员不为人知内心世界,她对成长的理解非常简单,那就是八个字:努力干活,认真做事。希望通过这篇文章,让更多的人了解医生、理解医生,在医患之间架起一座友谊桥梁。

 

 

医院组织“我与医院共成长”征文活动,科室的要求是:每个人都写。

感觉心里有点小负担,写什么?写成长吧,毕竟我已在市医院成长15年了。15年前,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情,来到医院应聘。彭院长带点“呋喃”口味,估计是湖南人吧,对我说:我问你,自己能不能单独做了测眼压、冲泪道等工作?我心里暗喜:神,这么简单的事还担心我做不了吗?能。

就这样,在能不能“测眼压”的考验中,我在市医院展开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从小到大,我都养成“努力”生活的习惯,来到市医院也不例外,努力工作。不过,上班两个月后,我依然没有领到一毛钱。第二个月工资发了大概十天左右,忽然有一天,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我觉得自己受委屈了,进而推展到我还没有领到“一毛钱”。记得特别清楚,暗室查完病人后,我给彭院长说:医院一直没给我发工资。彭院长属于特别心细而且会照顾人的那种男人,他眼神里带了几分不好意思,还有几分怜悯,说:啊?一直没发?我不知道啊。他的这个“啊”一下子激起我无限的伤感与委屈。我哭了,想起自己为了收获这份工作,每天拼了命地干活,打扫卫生,早来迟走,我一下子委屈得眼泪止不住地流。我哭着说:我当牛做马为市医院干活都可以,可是,医院不该把我当牛马用嘛……多年以后,当初的委屈不再,不过我觉得有一句话说得挺对:我做牛马,可以!但请不要把我当牛马用。这其实是一个员工对上级和单位发出的呼吁,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温暖的感觉”是一个员工拼命工作的原动力。

再后来,时间就这么努力往前推。那时候医院外聘教授上门诊,带着我们几个年轻人成长进步。记得有一次,一个患者特别不好说话,不想尊重我,言语中刺激到我,这使我感觉很失落,很不舒服。下班后,晁三万老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呱娃,毛主席都说过,对待患者要像对待自己的兄弟姐妹一样。说实话,这话在当时,我一点都没认同,我不知道如何对待一个“不尊重人”的患者像兄弟姐妹一样。而这句话始终在我耳边萦绕,难道真的可以“对患者如同对待自己的兄弟姐妹一样”吗?不过,以我对一个人的理解,如果他自己做不到,一般说出来会很别扭。反复理解晁教授当初说话的语气和表情,我觉得他不别扭,他不是为了教育我而说了这一番话。一年前,弟媳因病住了院,我自己当了患者家属,期间所经历的好多细节历历在目,回头再体会晁教授的那句话,我才开始明白患者和医务工作者之间的“纠纷”不是单纯的谁对谁错,而是谁能理解谁的问题。作为患者,医疗背景知识几乎等于零,容易想当然的判断医生;作为医务工作者,长期在医院这块土地上机械地干活太久了,很难达到患者需要的“被重视、被安慰的感觉”。我体会到晁教授当时那句话的真正内涵是:理解并重视患者。

随着医院逐渐发展壮大,我也跟着受益。最激动人心的受益莫过于医院聘了“澳大利亚留学者吴栋”做眼科主任,眼科成立了自己的护理单元,开始独立核算。吴主任带着我们,一路走来,期间经历的酸甜苦辣似乎都已经忘了,但一直不能忘的是“温暖的感觉”。我很庆幸,在我成长的旅程里,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师指引,他给我们更多的是关注,不是指责;更多的是要求,不是挑剔;更多的温暖,不是“我想发展,你们为我”的残酷。记得2006年在四院进修时,那里的老师都为我祝福,说我有一个好上司,好领导。有一次开会,好多老师见了我高兴地说:小顾,你们主任也来啦。这种荣耀和温暖的感觉我感受一百次都不嫌多,也正是这种温暖促使我长大,成人。如今,吴主任已经升任副院长,王彦荣主任带领我们继续前进。王是个大理想、大头脑、大智慧的人。说他大理想,是他对眼科的前景不光是发展多少张床位的想法;说大头脑,是我们有时候犯了错误,他好像看见了,又好像没看见。总之,他没批评我们。上帝,太好了,从他那里我明白什么叫“宽容”。也特别庆幸王也一如既往的给我们“温暖的感觉”,有时候我都想,上帝怎么这么照顾一个人,让她一直有“温暖的感觉”。至于大智慧,当然包括的多了,不过在我看来,“始终节约患者住院时间”的宗旨很鼓舞人心。

就这样,带着温暖的感觉,一路走来。尽管有时候也有委屈,或者不如意,总体感觉我的成长很健康,很顺当。

2006年,科室安排我学习眼底荧光造影,脱离病房工作。现在都记得我的教书老师知道这个消息后,遗憾地说了句:可惜了,你!呵呵,学习后,才发现,我又爱上眼底病这一细分支了。学习回来后不久,遇到一个特殊病人,反复看了多少遍造影单都不能解释疑团。我打电话给西安四院的老师,老师笑着说,经过复杂的诊治,那个患者被确诊患了梅毒。从此以后,我与梅毒患者之间开始了真正的相互帮助,相互学习,相互促进。我反复看片子,不停地看片子,再回访病人,再查文献,再请教老师。后来在协和医院参加会议时,我把我的资料分享给他们,张美芬老师着急地说:你的资料很好,你尽快发表文章吧。就这样,我尽快发表了文章,也申请了科研成果,做了一系列的工作。

回头再看,我才明白,所有事物都有内部规律。医生如果用心掌握了一种病的内部规律,那么,这个病不管以多隐蔽的方式出现,都难逃医生的火眼金睛。其实,成长就是掌握事物的内部规律。有一次,会场碰上四院曾经带我的老师,和他探讨了我对这个病的认识后,我们老师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女强人。我疯了,这样的言辞简直就是对我最大的误会。我只是掌握了梅毒内部规律而已。其实,在做那些工作时,我根本没有想什么,没有预计什么,也没期待什么,我只是认真做了而已。如今,那些梅毒患者都已经和我成了朋友,一直以来,我都能理解他们的无知或者“被动受害”,通过和他们沟通,我才知道每个梅毒患者都有一部难以启齿的血泪史,或者也可以说:每个人都一样。

呵呵,不说梅毒了,说成长吧。

今天回头再看自己的成长过程,我发现,有些事,回头看时,其实并不是当初想得那么恐惧或者无望。比如我的老师当初说的“可惜了,你!”其中暗含着无限的失望与无奈。说实话,那时,我也遗憾我自己。不过,今天我想说,不管做什么,都别给自己太多的条条框框,别和那么多的高手比,只要安心做自己。就行。

那些在当时看来很委屈的事,多年以后,也不再是委屈,而是成长;那些在当时看来多么不理解的事,多年以后,也都理解了;那些在最初认为不可能的事,经过不懈地努力,其实都是可能实现的事。

回头再看,我发现:以前我很苛求别人,觉得他们不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现在,我开始慢慢长大,苛求少了,包容多了,抱怨少了,理解多了。我也发现,在每个人成长的过程中,应该感恩多一些,努力多一些,用心多一些,勤劳多一些,对自己要求多一些,对自己鼓励多一些。至于我们的环境,我们周围的人,我们的领导和上司,这其实是一个员工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毕竟我们改变不了身外的东西,毕竟我们只能要求自己嘛。

呵呵,努力干活,认真做事,其实就是成长。 (眼科 顾莉莉